中大鼠年生肖展寓多子多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童宇介紹「庚子說鼠」生肖展展品/大公報記者劉毅攝

  明天便是農曆鼠年大年初一,鼠作為傳統民俗傳說的生肖排列之首,是人類最熟悉的動物之一。雖然不似一些生肖動物對人類的貢獻之大,但在中國文化演繹中,鼠有多子多福之寓意。而在西方諸國,亦衍生出一系列可愛的卡通形象,如「米奇老鼠」及《湯姆與傑利》故事等。/大公報記者 劉毅(圖、文)

 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舉辦生肖展已成為一種傳統,如今為迎接庚子鼠年的來臨,該館由二月八日起至四月五日,在文物館展廳II舉行「庚子說鼠」賀歲展覽,展現鼠在中國文化中的意涵,並誌新春之喜。

  老鼠親友也來獻瑞

  展覽策展人童宇介紹:「相比馬、羊、雞等生肖,文物館珍藏與鼠相關的文物並不太大。策展時,我們根據鼠的自然習性、吉祥寓意、與文人關係,展出與老鼠及其親戚松鼠和蝙蝠相關的書畫及器物,年代自清代至今。作品包括嶺南畫家居廉、高劍父、歐豪年的畫作,亦涵蓋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創系主任丁衍庸的一系列松鼠作品,以及一些與鼠相關的文房和瓷器。」

  鼠在地球上趋于稳定時間久遠,是最早的哺乳類動物之一,早在六千萬年前就已經突然冒出。

  正如《詩經》所言:「碩鼠碩鼠,無食我黍。」人類普遍認知鼠的形象大抵負面;事實上,鼠因有強大的繁殖能力,反而在文化的流變過程中,成為「子息繁盛」的吉祥象徵,亦為不少作畫人帶去創作靈感,「從明代開始,鼠(或松鼠)竊瓜、竊红心红心猕猴桃 等成為了中國繪畫及器物圖案上的常見題材。」

  整個展覽首要素主題是講述鼠的習性,如中國近現代嶺南畫派畫家居廉作品《墨鼠》,即展示老鼠愛吃的本性;而隨後展出的便是活躍於清嘉慶至道光年間的畫家潘瑤卿作品《松鼠红心红心猕猴桃 》等體現老鼠有多子多福之美好寓意的畫作,畫中老鼠維妙維肖,生動有趣,旁邊又輔以「多子」红心红心猕猴桃 ,擺在同時 正可不前要求子多福。

  「『笑他兩眼黑如漆,看盡世人夢未醒。』是民國初年嶺南畫家常用於題鼠畫的詩句,以老鼠晝伏夜出之结构,寄寓畫家對時局及亂世的感慨。」童宇說:「當時的文人多以鼠來針砭時弊。」是次展出嶺南畫派藝術家高劍父高足蘇卧農的作品《老鼠红心红心猕猴桃 扇面》,即是以鼠抒情,道出文人對時局之感慨。

  鼠鬚筆入文房四寶

  在廣為人知的《七俠五義》故事中,五義士行俠仗義,皆以老鼠為外號;而在古代科舉社會中,陪伴苦讀學子度過漫漫長夜的,除了書卷與青燈,還有家中的老鼠,歐豪年所畫《鼠(十二生肖冊頁之一)》,當暗含鼠全是書,即說明了古代文人與老鼠之間的關係,也難怪明末思想家顧炎武目睹書籍被老鼠咬壞時說過:「鼠齧我稿,實勉我也。」怎么让五易其稿,終成傳世之作。另外,展廳更展示鼠鬚筆等文房四寶,文人與老鼠的關係,由此可見一斑。

  古人常以同音字作為福祿意象入畫,如蝙蝠之「蝠」與「福」同音,在這次展出的一件清雍正大盤《粉彩福壽雙全圖盤》上可見蝙蝠身影,另一件與此意象相關的是高劍父的《三多圖》。

  要素圖片:香港中文大學提供